雨轩听雨,雨日回想

编辑荐:像花一样的美丽。却全然不知,她在看风景同时,搭配着田园上的春耕,却成了诗人们更美的风景!

又到雨季,又是听雨的季节,每年到了这倚窗听雨的时刻,雨滴一滴一滴打落在心底的深处,惊绕了沉寂,打乱了思绪,有丝丝的伤,有缕缕的痛。一滴滴的细雨洒落在了空中,用伸出窗外的手去触摸雨滴的温度,任由这凄凉的雨滴伴着相思的愁绪飞扬飘逸。

雨日感怀

——霄云煤矿筹建处 王寅

阴沉了这些时日,云姑娘想是再也阻止不了雨姑娘想要降落凡尘的愿望,终从一夜的淅淅沥沥,衍变为一日潇潇雨打窗。

办公桌恰巧设在窗前,抬头只见窗玻璃上雨花点点,或汇集成流,宛若重重山峦中溪水道道。隔窗望去,建设中的矿区沐浴在春雨中,没有了往日施工的忙碌和机器轰鸣声,竟显得格外静谧,像是初生的嫩芽安静地吮吸着雨水的滋润,盼望着茁壮成长,祈盼着早日壮大。

临窗听雨,时大时小,时紧时松,若音符跳动,如同天籁,怪不得连不喜欢李商隐的林妹妹都对“留得残荷听雨声”情有独钟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听雨和品茗总是分不开的,手握一杯热茶,顺着缕缕茶烟,嗅到丝丝茶香,聆听“沙沙”细雨之声,思绪飘渺。

雨,连着世人的情感。看眼前或细如牛毛或滂沱如注景景入目,听耳畔或悉悉索索或哗哗啦啦声声入耳,诗人们借雨感怀,皆因心境不同而衍生出许多或喜或悲的诗句。有杜甫“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对春雨的祈盼与降雨的喜悦之情跃然纸上;亦有孟浩然“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对春日的留恋和惜花之情引来无限遐想;有李清照“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满怀离愁别绪溢于言表;亦有李煜“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今昔对比国破亡邦之痛无处倾诉;却也有苏轼“一蓑烟雨任平生”面对自然的风雨阴晴还是自身的荣辱沉浮都已毫不在意的洒脱与豁达。

雨依然在下,续上半盏热茶,口沁袅袅茶香,耳听婆娑细雨,惬意无比。

午夜,我被雷声惊醒!

他们相遇在雨季,那一年的那一场雨,那一场雨来的那么突兀,没有任何准备,没有一把雨伞,也没有雨衣,因此子辰只能躲在他的值班室里避雨。感觉这雨就像是为了他们两个人洒落下来一样,猛然的缩短了两人的距离。而那次的雨,现在想起来,依然是那么清晰。

听,窗外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夜,静的出奇。静谧的,只有滴滴答答、叮叮咚咚的雨声,以及呼呼啦啦的风声和沙沙的叶子声。在偏僻的家乡,没有了卡车、没有了机械、没有了霓虹、就没有了喧哗!唯独只有牛羊和家人沉睡的呼吸声。在这“水暖鸭先知”之夜,和雨奏起了天籁之音。

那场雨过后,箫军连续两个傍晚站在小城东边的那座小山岗上望着,希望能看到子辰重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如果今天继续下雨,箫军会带上为子辰准备的那把油纸伞,走那条悠长的小城雨巷,与子辰在雨伞下相依。因为箫军已经感觉到了,那场雨下到了他的心底里。

听雨,在城区,从来没有这么心静过。静静地听、细细的品,有如在品下午茶,细嚼慢咽。

那次相遇的雨是箫军值夜班的时候下的。又该上夜班了,那段时间箫军的夜班总那么多,几个同事有家事,不约而同的把夜班交给了箫军来打理,理由自不必说,他没家没业,班上睡觉与宿舍睡觉没多少差异。

听,隔壁表叔的呼吸。是那么沉稳、均匀,犹如刚出生的婴儿,无忧无虑。又像是在梦里悠闲的赏雨!慈祥的笑容,如茶花
。这雨有如诗、又似画。

子辰果然又来了,给她的姐姐陪床,给姐姐打水,整理衣被,这一切都是箫军夜班查房知道的。她来了,他的心不由自主的有些慌乱。询问病情也显得有些语无伦次,眼神儿不由自主的会转到旁边站着的她。箫军赶紧转移目光,悄悄的撤离出去。

“春雨贵如油”,“细雨多如毛”,诗人如是说。

雨又下了起来,雨点肆意的敲打着他值班室的玻璃窗上,声音很大,以至于连她敲门的声音他都没听清晰。她说是借用他的笔,箫军随手递给了子辰。随后箫军便是漫长的等待,等着子辰来还笔,等到她真的来还笔时,箫军却又陷入了慌乱,不知道怎么和她说话,怎么让子辰更多的留下来与她多说上那么几句。他感觉她看出了他的慌乱,看出了他已经无力掩饰自己的心绪。是窗外的雨帮忙,找到了一些话题。他看得出她也想这样和他聊下去,她也看得出他不想让她离去。这次的雨下了整整一夜,他们也说了很长很多的话语,那一夜的雨,子辰守在姐姐的床旁没有回去,离箫军的值班室是那么的近,好像能听到子辰的呼吸。那一夜,他失眠了,没一点点睡意。他想,她也一定不会入睡,与他一样,辗转难眠,翻来覆去。

也许表叔在梦里,梦见了他的早出晚归,梦到了辛勤劳作,梦见了一家人伴随小孩的嘻笑声,以及每年秋的大丰收。梦到早上,穿上雨衣,戴上斗笠,系着长靴;牵引牛、扛着犁、在背后腰上别上竹枝,然后娓娓而去。

又是两天后的夜班,又是夜里的细雨,在雨夜里子辰告诉箫军,姐姐的病不见好转,要转到大城市里去治疗了。箫军遗憾惋惜,感叹自己医术不精回春无力。没了姐姐在他的病区住着,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再来这里,自己也还能不能再见到她。

雨下在路上,形成了形形色色的小池塘,潇潇洒洒,溅起了小水珠;雨下在牛身上,在牛一颠一波下,多余的落了下去,留下的是颗颗粒粒小珍珠,似乎和牛很亲昵;雨下在稻田里,微微细浪,由近及远,慢慢扩散开去,疑是鱼在戏水!

几天后箫军向子辰打探姐姐的病情,并约了子辰看电影,子辰没有拒绝,又是在雨中他们双双走进了影院里。之后的日子,他们便与其他的恋人没有什么不同,去采花,郊游踏青,水边的嬉戏,最喜欢的是雨天临窗听雨。

小溪哗哗哗的流水声,在山涧里格外悦耳清新。山上不知名的小鸟也在鸣啼,似乎在说,今年好年成。

一年后的雨中,箫军送子辰去上单位保送的成人高校。从车站回来了路上,箫军的心情非常沉重,夜里感觉好冷,浑身酸痛无力,头也昏昏沉沉,翻出了退烧药服下,饭也没心思吃一点儿,倒在床上睡下了,睡了多长时间不知道,醒了也没心思起,浑浑噩噩的接着继续睡,至少两三天才慢慢的好起来。

稻田里,连日来的细雨,油菜花上的雨珠,衬托着花,晶莹剔透、娇艳欲滴。不远处,一把油纸伞下,一位妙龄少女,悠闲的在花丛中,细细的观赏着。也许她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这样的在细雨中体会过、品味过,她任性的自拍,像花一样的美丽。却全然不知,她在看风景同时,搭配着田园上的春耕,却成了诗人们更美的风景!正如卞之琳大师笔下的:“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你装饰了我的梦”。

在雨中,箫军离开了那座小城,回到了他家乡的城市。

又一声清雷,把我从梦中唤醒。看似清晨,确任然天黑。既然已经没有了睡意,不如披上外衣,倚靠窗前,静静的听雨。窗外的雨,依然轻轻的敲打着玻璃、屋檐、树叶……除了鸡鸣,夜……还是如此的静谧。

接下来的岁月便是听雨,听雨的甜蜜和听雨的苦涩交织在一起。每次听雨都会触及心灵深处的那抹忧伤。原来的听雨曾是那样美好,因为听雨是和子辰在一起,而如今的听雨人只有箫军一个而缺少了她,听雨和过去已是不同的概念和不同的含义,把原来听雨的幸福变化为如今的残缺和凄离。他不愿让属于他们的回忆模糊,不让那个刻着他们记忆的夏季不清晰。而此时记忆却已是一幅如烟如雾的水画,一切烟消云散,回不去的曾经,回不去的过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箫军想:如今的你是否偶尔也会想起那年的那天以及我值夜班的那场雨。与我雨轩窗前的那次对影西窗挑灯夜话长叙,是否还会想起我们并肩赏雨的日子相依相偎心心相惜。是否还会想起,我曾是你最亲近的人,如果你也曾深深眷恋,如果你也曾独自泪流,面对无法相见的我们,就让我们思念的心在寂寞的微雨中再次相聚一起。

仿佛你就在我的身旁,泪流满面,模糊虚幻的模样无法触及。而现实却是你离我那么遥远,遥远的就像在天际。我知道,有种距离让心多了一份思念,却也让情思多了一种深深的愁伤,剪下一缕情思放飞在细雨纷飞的天空中,为你带去一丝柔情,滴落在你心田,只愿你可以感受到我深深的相思眷恋。满天的雨,满天的相思泪,那是我的爱在凄然的呼唤,呼唤着你。

箫军想:多想再撑起只为你准备的那把油纸伞,去走小城的那条悠长的雨巷,巷边的古色古香的小房子开着门,门口站着的女孩儿望着我们,目送着我们渐行渐远的背影。望见你前世就为我蓄下的及腰长发,还有你穿着的我前世送给你的紫衣。我们今生在雨中的相遇,是我们前世就已经相识,而前世的相识也是在雨季。我曾千万次的呼唤,千万次的梦见你,才有了今生这雨中的相遇。其实我不该为你准备这油纸伞,因为这油纸伞,你会在伞下与我擦肩过去。“伞”和“散”同音叫人晦气。这悠长悠长的雨巷,这悠长悠长的细雨,于是,我相信前世,你一定在这个雨巷里走过,那日也一定飘着这样的细细的,细细的雨。

箫军说:多少次我聆听雨滴滴落,陈年的相思我捂出了六月的天空六月的雨。我把滴泪的心香交给残缺的梦,好想再一次重温你的气息。听着那窗外滴答滴答的雨滴,看着黄昏的燕儿正双双地归去,可我日夜思念的人啊,你家在何处?你的脚步又停歇在哪里?

箫军想:本以为有了你我就有了一切,本以为有了你我就拥有了全世界,有了你就有了幸福的起点,我可以尽情的徜徉在有你的幸福海洋里,怎曾想到这份缘如此短暂,就像海面的浮萍,短暂的相逢就要面临各奔东西,都说握不住的手可以抓更久,可是,这种触及不到的距离,留下的是一种放又放不下的痛。丢失了我们这从前,让我所有的希望与梦想破灭,而继续保留着这份记忆,留给我的只有痛苦万端,我试图挥去这痛苦记忆却又很艰难。你叫我怎么做出取舍,把哪一项舍去?驻足回首,爱到深处是寂寞,情到浓时是殇离,挥手留下的只是苍白,如同那洒落在水面就消失了的雨滴。

她从绵绵细雨中走来,发梢上飘着纷纷扬扬的雨滴,她沿着他期盼的目光走来,在虚虚实实中寻找前世的踪迹。那雨点在他身上绽开幽幽的心绪,就象他想她时芬芳的记忆。他的心千万次地呼唤她,真的想问问:“在莫名地方的莫名的你,是不是还记得那个洒落过一地清愁的女子?是不是还记得,我们在这个雨季曾经有过的相遇?”

悠长的雨巷悠长的雨,在这悠长的梦里,他点一支烛光,沏一壶香茶,听她低吟:风起拈落花,夜来闲听雨……窗外的雨丝还在轻轻的飘洒着,这些年一直这样,不曾有过什么改变,就像他的心绪还在忧伤中久久徘徊不曾改变一样,也像这不能改变的结局。箫军想:我不会怨恨你,你离开我的世界,我也没继续停留在你生活里,我不要那勉强的继续,主要是这停留在心底的记忆怎么挥打也挥不出去。曾无数次的想你,无数次的呼唤你,你离我是那么的遥远,你到底驻足在哪里?箫军想:如今我的心满是悲凉,那一季的记忆几乎成了一生的痴迷,梦里与梦外,思念的雨季。泪水为你如雨般挥洒,尝尽了相思的痛与相思的苦。我明明知道一场雨就是一场伤,可此刻我却只有这雨的陪伴,与这雨不敢再弃离,好像是能从雨滴中找到你的信息,嗅到你的气息一样,对听雨这样的留恋痴迷。

那一季又一季的雨水,没有尽头。所有的疲惫,所有的忧伤,所有的思念,最后只剩下那一次次梦中的重逢与相遇,这残缺的梦,这苦涩的梦,这梦中流下的湿透了枕巾的泪滴。梦不愿醒来,醒来后是那样的伤感与恐惧。

思恋那个与她相识的雨季。仿佛这每一场雨都能嗅到她的气息,只要是在这雨里,就有许多往事会想起,想起他们曾经的相遇,曾经的相依。每次梦里和她相依共朝夕,梦醒之后却不知她如今在哪里,有这些年说不完的话儿他想向子辰诉说,倾诉这些年痛苦的别离。离开她并非他愿意,今生今世曾经拥有过她,是箫军一生最美丽的回忆。这每一次散落的雨都是他的泪滴,他的泪就是相思的雨,风雨中他的心依旧泪痕楚楚,一颗心依旧孤独的回忆,并且在苦苦的寻觅,寻觅那回不来曾经,寻觅那回不来的过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