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的世界,盲人水墨美术大师镜头里的社会风气

图片 3

原标题:盲人摄影师镜头里的世界

原标题:盲人摄影师镜头里的世界

“我能感悟到一些我看不到的画面。”俗话说摄影是一场关于记录光的游戏,然而当你的双眼无法感受到光时,你意象中的世界又会是怎样?而更为挑战的是,如果你还是一名失明摄影师,这一切又会是怎样呢?不能说摄影师
Evgen Bavcar
付出的比大多数人要多,但确实他的摄影之路走得非同一般。Bavcar
不是天生失明,11岁的那年,Bavcar
在灌木丛玩耍时被树枝刺伤左眼,后医生症断为不可修复;悲惨的是,几个月后,一次意外的煤矿引爆夺去了他另一只眼睛。经过两年的治疗,Bavcar
被送到一所盲人学校,而这一切改变了他的生活——在这里,他拥有了人生第一台相机。

图片 1

“我能感悟到一些我看不到的画面。”

图片 2

“我能感悟到一些我看不到的画面。”

俗话说摄影是一场关于记录光的游戏,然而当你的双眼无法感受到光时,你意象中的世界又会是怎样?而更为挑战的是,如果你还是一名失明摄影师,这一切又会是怎样呢?

青涩的16岁,Bavcar
拿起相机完全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友拍照,当他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他意识到尽管自己无法用肉眼看到眼前的画面和照片,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成为不了一名优秀的摄影师:在第三者的协助以及相机的自动对焦辅助之下,Bavcar
用“想象之眼”来进行拍摄创作。他说:“通过底片所呈现出来的成果让我觉得我好像在抢劫一个不属于我的东西,并带给我快乐。我偷偷地发现我可以利用摄影将我所看不到的东西呈现出来。”

俗话说摄影是一场关于记录光的游戏,然而当你的双眼无法感受到光时,你意象中的世界又会是怎样?而更为挑战的是,如果你还是一名失明摄影师,这一切又会是怎样呢?

不能说摄影师 Evgen Bavcar
付出的比大多数人要多,但确实他的摄影之路走得非同一般。Bavcar
不是天生失明,11岁的那年,Bavcar
在灌木丛玩耍时被树枝刺伤左眼,后医生症断为不可修复;悲惨的是,几个月后,一次意外的煤矿引爆夺去了他另一只眼睛。

图片 3

不能说摄影师 Evgen Bavcar
付出的比大多数人要多,但确实他的摄影之路走得非同一般。Bavcar
不是天生失明,11岁的那年,Bavcar
在灌木丛玩耍时被树枝刺伤左眼,后医生症断为不可修复;悲惨的是,几个月后,一次意外的煤矿引爆夺去了他另一只眼睛。

经过两年的治疗,Bavcar
被送到一所盲人学校,而这一切改变了他的生活——在这里,他拥有了人生第一台相机。

Bavcar
的照片样张会被提前打印成可触摸版本,它如同一个连接外部世界与内心世界的桥梁,而对于普通观众看到的照片,用
Bavcar
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虚拟的美丽”。在谈到许多观众最为关心的话题“你是如何进行创作构思的”时,Bavcar
回答道:“我在拍摄我的想象,我的照片是一次次心理画面的创造,物理上的记录展示的都是我意象中的世界。”有记者问他作为一名摄影师却没有捕捉“绝对瞬间”的能力,Bavcar
非常淡定地说:“所有的摄影师都不见得能看到所有的瞬间,我的照片很碎片,我从来没亲眼看到过它们,但我知道它们一直在那里,以某种形式触摸着我。”

经过两年的治疗,Bavcar
被送到一所盲人学校,而这一切改变了他的生活——在这里,他拥有了人生第一台相机。

  

图片 4

图片 5

青涩的16岁,Bavcar
拿起相机完全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友拍照,当他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他意识到尽管自己无法用肉眼看到眼前的画面和照片,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成为不了一名优秀的摄影师:

青涩的16岁,Bavcar
拿起相机完全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友拍照,当他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他意识到尽管自己无法用肉眼看到眼前的画面和照片,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成为不了一名优秀的摄影师:

在第三者的协助以及相机的自动对焦辅助之下,Bavcar
用“想象之眼”来进行拍摄创作。他说:“通过底片所呈现出来的成果让我觉得我好像在抢劫一个不属于我的东西,并带给我快乐。我偷偷地发现我可以利用摄影将我所看不到的东西呈现出来。”

在第三者的协助以及相机的自动对焦辅助之下,Bavcar
用“想象之眼”来进行拍摄创作。他说:“通过底片所呈现出来的成果让我觉得我好像在抢劫一个不属于我的东西,并带给我快乐。我偷偷地发现我可以利用摄影将我所看不到的东西呈现出来。”

Bavcar
的照片样张会被提前打印成可触摸版本,它如同一个连接外部世界与内心世界的桥梁,而对于普通观众看到的照片,用
Bavcar 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虚拟的美丽”。

  

在谈到许多观众最为关心的话题“你是如何进行创作构思的”时,Bavcar
回答道:“我在拍摄我的想象,我的照片是一次次心理画面的创造,物理上的记录展示的都是我意象中的世界。”

图片 6

图片 7

Bavcar
的照片样张会被提前打印成可触摸版本,它如同一个连接外部世界与内心世界的桥梁,而对于普通观众看到的照片,用
Bavcar 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虚拟的美丽”。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在谈到许多观众最为关心的话题“你是如何进行创作构思的”时,Bavcar
回答道:“我在拍摄我的想象,我的照片是一次次心理画面的创造,物理上的记录展示的都是我意象中的世界。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有记者问他作为一名摄影师却没有捕捉“绝对瞬间”的能力,Bavcar
非常淡定地说:“所有的摄影师都不见得能看到所有的瞬间,我的照片很碎片,我从来没亲眼看到过它们,但我知道它们一直在那里,以某种形式触摸着我。”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有记者问他作为一名摄影师却没有捕捉“绝对瞬间”的能力,Bavcar
非常淡定地说:“所有的摄影师都不见得能看到所有的瞬间,我的照片很碎片,我从来没亲眼看到过它们,但我知道它们一直在那里,以某种形式触摸着我。”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