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飘零的落叶,残荷显白

山野依然一派新绿;江水照旧滔滔东流;满街的行人依然熙熙攘攘,没有人注意到这片正在高空不胜寒处悠悠飘荡的落叶;更没有人听到它在失落中的痛苦呻吟:问苍天,为何遭此肆虐?问大地,何处是归宿?一切无声无应……也许,它将跌入某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化作泥土,等待在另一个季节里,去孕育新的希冀;也许,它将跌入波涛汹涌的大江中,沉入深深的水底,今生再也见不到天日。

或许,昨天的时候你还在风景之巅,也许今天的你就只是一片云,又拿什么来伤悲,打起精神来,
灯火灯火还是灯火而已,阳光依旧是阳光普照大地,是诚信就走会有一天开花,无论如何的嘈杂,梦里水乡不变的柔情,除非你不舍得放下,除非你还在踟蹰不安,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充其量就是疤痕。

夏日的酷热被秋风轻轻吹去,走在路上,已能感觉秋的凉意了,很清爽也很舒服,走过了夏的燥热,心也开始变得宁静了许多。枝头开始变得有些稀疏了,曾经浓绿的叶子不知何时已染满了秋天的颜色和味道,看叶儿一片一片地随风轻悠悠的飘下来,静静地躺在地上,一层一层的盖在地面,盖住那些落在地上的斑斑点点的阳光。

万头攒动里,只有一双深情的眼睛看到了这片不幸的落叶。她同情落叶的命运,也哀怨这落叶在萌生时所不该萌生的“奢望”。因为,严酷的大自然从来都是容不得半点“奢望”的。她极爱生命之绿,渴望能将这片无家可归的落叶从高空揽下,夹进心爱的书页里,纵然褪成黄色,依旧可闻温到这叶所固有的绿的余芳……

不知从哪一天起在意着晚秋的落痕,希望有那样一个别样的女人,缓缓,舞动那夜的芳羽。

风中摇曳的片片叶子,是被狂风所刮落也好,还是自然的凋零也罢,掉落的那一刻它们一定落泪了,只是我们都看不见而已。在它决然飘离枝头的那刻,它不会想到来年的春季,枝头是否还会嫩绿一片。落叶,最终还是要飘散于风中,安详地跌入树下,在泥土里渐渐的消失,滋养着另一个新生命的开始。自然中的万物都有着属于它们各自的规律。它们来的坦荡,去得自然,无声又无息,以纯洁的姿态投入大地的怀抱,它们所显露的那种从容沉静,是我们都需要学习做到的。

“木秀如林,风必摧之”,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更何况不合时宜的“奢望”?但是,万木霜天竞自由,有意义的萌生与无意义的苟活,这些又该由谁来评说?江涛声声,倾诉着一个凄然泪下的故事。

这样的时光中,奢望很是隆重,奢望有一个情人站在指尖,并且踱进梦荷,眼见着落英一片片的脱落,直到天亮,泪干了。

秋风中的淡淡情怀

然而,风雨交加的日子,她无法接近这片落叶,只能泪水盈盈地目睹这片落叶随风飘零。终于,无情的江潮吞噬了落叶,也埋藏了一个绿色的梦……

直到我醉了,水淹没了我的呼吸。

(澄合煤化实业王村社区 张冬梅)

曾几何时,希望与它一起,从枝头萌生——待到成熟的季节,绽出一颗殷红的果实。不料,一场难以预测的狂风骤雨,将它从不该凋落的季节里,早早地催下了枝头。从此,它成了一片四处飘零、无人问津的孤独落叶。

生命深处那份幽蓝,纵然遥遥甚远,只剩余下眺望,却如同一缕阳光抚摸这心的残荷,早已错过这季节的锋芒,忽视了惜别的线条,就在不经意间,爬上云烟的光阴,裹得像是梦里一样的见过的轻浮,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扎起一把烟火引燃思绪,不管他明天是不是一样的风吹云涌,我都在曾经的巷口。

窗外,又一阵风吹过,有几片叶儿正随风缓缓飘落—-一切化为曾经,只留下落叶飘零的痕迹,在这个秋天的季节!

她走了,怀着莫名的惆怅与失落,在一个无可名状的方位里消失了。从此,在她的心的扉页里,多了一片永不褪色的“绿叶”。

情牵伊人,夕辉浸染,闲情云霄,千里迢迢。

时光絮语里,总希望有自己深刻的语言,就像花开一样的美丽,但那些阴冷的情感之花总会绽放在心里的一个角落,那些文字背后的真实总会让我难过,其实我不喜欢文字背后的忧伤,特别的不喜欢文字里可怜的情感。心忽地就有了一种凄清而零落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是在为夏的离去难过,还是在为秋叶的飘零而感伤,只是感觉,心里有一股涩涩的滋味在蔓延……

花谢了吗,花谢了,我还在等你。

此时,有风徐来,吹透我的布裙,不胜清冷,心在秋凉里微微颤抖。都说生命是一场与时间之间的赛跑,虽然我们走不到时间的终点,但我们能走到生命的尽头。每每阅读着这样或那样的感悟文字,参透的是句子,参不透的却是自己,所以我总希望自己对生命的疑惑,能够减少那么几分的忧虑和躁动。风过后,几片微黄的落叶依然从浓绿的枝头飞出,轻飘在低低的浅空中,缓缓坠落,拾起一片飘落地面的叶儿,放在鼻尖,嗅出一股淡淡的清香。从这个秋到那个秋,季节的脚步不快不慢,不大不小,不差分毫。我的心事,还是放在自己心里,放在文字中,放在忧伤的歌声里。我渴望真正的释怀,那毫无保留的开怀一笑,我一定要微笑着生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想起落叶,那是很久以前的时候,,那个清淡的早上,我偶然听到落叶落下的声音,也看见落叶擦过目光的痛,我伸手胆怯地抚摩,落叶依然平静,静得像是不曾有过撕裂,我回头望向记忆,才知道日子挂在枝头,风吹过雨淋了。

静静地看着水透过杯子,并流淌了一地,

–题记。

我还活着,我不知为什么还活着,

可能的成了过客,陌生的成了难忘的,一遍遍踏遍回忆,踩烂了相思,一次次寻思着淡定,又一次次的风生水起,心还是空空荡荡。

都说长大了,没有了天真就是成熟稳定,天还是过去的天,还是一样的蓝,一样的辽阔,只是心乱了,只是心小了,飞鸟不知换过多少,日子过得像梭,终于发现自己也老了,才想起忽略了什么,也没了心情观赏小桥流水,才感伤花开花落。

清醒的,我斟满一杯水,

每一天都会老去,每一天有都会复活,每一天都在承受,每一天又在解脱,每一天都可能在失落中迷茫,每一天又都是那么的执着,每一天会有多少也许,在等待。

那个晚上,我记得